薄少的二婚罪妻 第534章 像是在交代后事

最新网址:37shuwu 舒念的手僵在半空中,感觉身体都有些石化了。

她最近就感觉总裁不大对劲,脾气好了很多,宽容和气。

他有躁郁症,情绪容易失控,但最近她却没见他动过半点怒。

有条不紊地处理工作,让薄倩倩跟在他手下学习,说是为了培养她以后当分公司总经理。

他对苏小蕊也变得特别有耐心,吃的玩的都很纵容,像炸鸡这样的油炸品,以前他不会让她吃的,现在也不那么阻拦。

舒念有时候甚至会冒出来一种想法,感觉他有点像是在交代后事。

而此刻,他将于律师叫了过来,要拟定遗嘱,无疑将她之前的猜测迅速放大。

一个才三十出头的男人,家人和满,工作忙碌,好好的怎么会想到要立遗嘱呢?

病房里的声音断断续续再传到她耳朵里:“我薄氏的股份和管理权,全部交到我妹妹和我父亲手里。

我个人名下的其他产业,与薄氏无关的那些,一半做慈善捐献,另一半留给小蕊……”

舒念提着保温桶的手有些生疼,感觉快要听不下去了,后面的话在她耳朵里也变得模糊了起来。

失神间,身后苏小蕊的声音响起:“舒阿姨。”

她手颤了一下,立刻回身,看到小赵牵着苏小蕊走了过来。

苏小蕊下午有艺术班,应该是刚从学校过来。

舒念笑着打招呼:“小蕊过来了,今天学习开心吗?”

苏小蕊心情不错地走过来:“开心,老师说,我今天的小提琴,拉得比上次更好了哦。”

小赵将苏小蕊交到舒念身边,就先回去了。

舒念出声夸赞:“是吗,小蕊真棒。”

小孩推门进病房:“舒阿姨怎么站在外面不进去?”

“我也刚到。”舒念出声解释了一句,进了病房,她的声音也拘谨了些。

里面薄斯年跟于律师也聊得差不多了,看到她们进来,就先让于律师离开了。

薄斯年坐在沙发上,苏小蕊将书包给了舒念,就坐到他身边去黏他。

薄斯年看向舒念放到茶几上的保温桶,出声问了一句:“怎么你送过来的,在外面买的?”

舒念抱着文件在沙发旁站着,礼貌应声:“总裁,我刚到医院,在外面正好碰见了吴婶来送饭,就一起把东西带上来了。”

她将保温桶打开,将里面的饭菜都拿出来摆好。

苏小蕊立即盯上了旁边的那一小袋炸鸡,想要去拿。

薄斯年伸手将那纸袋拿开了些,将饭菜移到了她面前:“要先吃饭,饭后才可以吃一点。”

苏小蕊闷声“哦”了一声,自己起身去洗了手,就过来安安静静吃饭。

她跟着薄斯年养成的习惯,吃饭的时候不大说话。

薄斯年示意对面的沙发:“坐吧,这里不是公司,不用那么拘谨。”

舒念点头,在沙发上坐直,再将文件递给了薄斯年。

她看他直接拿了签字笔就开始处理,并没有要打算吃饭的意思。

这个点还不算晚,他应该还没吃过饭。

她想问一句,看他还在看文件,还是忍着没开口。

一小摞文件处理下来,薄斯年偶尔问她几句,舒念全神贯注回着。

之前送文件这样的事情,蔚宣都会过来,关于文件的一些问题,也都是蔚宣来回答。

但他今天休假回老家了,就只能她一个人送过来。

对于这些文件的详细内容,她其实了解得不太深。

秘书和助理的主要工作内容不一样,蔚宣偶尔会要直接替薄斯年打理些事情,自然对这些东西要了解很多。

但她的工作主要是处理上司的一些生活琐事,像是预订机票、转接电话、端茶倒水和打印些文件之类的。

对这种直接的文件内容,她不太在行。

她仔细回着,尽量不出纰漏。

等事情处理完,就是将近一个小时。

窗外天色已经近乎全黑了,薄斯年将文件递还给她:“文件明天再带回公司吧,不早了,你直接下班回去。”

舒念应了声“好的”,起身接过文件,看苏小蕊已经吃完了饭,抱着炸鸡在吃了。

她习惯很好,每样菜都在餐碟里分成了两半,自己吃掉了一半,另一半没去动。

舒念斟酌着说了一句:“总裁,您也吃点吧,定时定量吃饭,对胃好一些。”

薄斯年起身去给苏小蕊倒水,没再看她:“嗯,回去吧。”

舒念点头,抱着文件出了病房。

离开医院时,四处亮起了路灯,她往医院外面走,打算去街道边打车。

刚出医院大楼,迎面就碰见了一个男人,有些眼熟。

她脑子里还在回想着这人是谁,有些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就已经先认出了她。

那男人直接眯眼笑着就径直朝她走近了过来:“哟,这不是小舒吗?”

舒念后知后觉地想起来,她一个月前还在文总监手下当秘书的时候,有一次跟他出去应酬。

当时饭局上,就是这个男人仗着喝了几杯酒,将她堵在了洗手间门口动手动脚。

她情急之下拿包砸了他的头,砸出了血来。

后来他不依不饶,吵着要取消合作。

文总监担心丢了利益,就让她给这男人赔礼道歉了几句,事后文总监补了她一千块钱,安慰了她几句。

生意场上,谁头上都有一块牌子,写着自己几斤几两。

文总监是总监,她是个小秘书,而这男人是老总,她跟文总监都得罪不起。

她吃了哑巴亏,但也不能丢了这么多年的饭碗,只能给他道了歉,那事也就算是过了。

但此刻,这男人显然是看她好欺负,又想找她的麻烦了。

舒念下意识抬手,想将脖子上的围巾拉高一些,挡住脸,再说一句他认错人了。

手抬到脖子上,没有摸到围巾,她才反应过来,刚刚病房里开了空调太热,她围巾摘下来放在了沙发上,忘记带走了。

男人轻浮地笑着靠近她:“小舒啊,这大庭广众之下,怎么自己还摸上了?

你说你跟着文总监能有什么出息,那男人屁大点本事没有,出了事就知道先把你卖了。不如哥哥带你……”

舒念被他这话说得胃里犯恶心,往后退了一步,再迅速四处寻找可以求助的人。

男人话音未落,随即“啊”地惨叫了一声。

舒念看向旁边的视线,再看向眼前。

就看到薄斯年抓住了那个男人伸向她的手,他旁边还站在看热闹的苏小蕊。

身后的电梯里,陆宁正跟宋知舟从里面出来。最新网址:37shuw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