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少的二婚罪妻 第537章 薄倩倩扇宋知杰耳光

最新网址:37shuwu 薄倩倩接着电话,急着起身往外走,一边回复那边:“我现在过来,麻烦你帮我拦着点。”

那边服务生有些为难地应着“好的”,再是薄倩倩挂断了电话。

说是要服务生拦着,可牧辰逸跟宋知杰两个人都是牧家人,朝歌别说是服务生,就是老板也不敢真去阻拦,顶多只能作用不大地劝阻几句。

陈叔没听清薄倩倩跟那边说的什么,看她走得急,立刻快步跟了上去,问了一句:“二小姐,我送您吧?”

薄倩倩将手机放回包里,脚下步子未停,只应了声“行”。

这一路匆匆进电梯,再到地下车库上车,薄倩倩坐在车后座,立刻给牧辰逸打电话过去。

语音提示无法接通,她闷声坐着,有些纳闷牧辰逸怎么会跟宋知杰打起来。

这么长时间了,牧辰逸跟牧家的关系一直没有缓和。

牧之卉对一些原则性的问题,向来对牧辰逸要求很严。

因为薄倩倩之前从牧辰逸手里要了那份视频的事情,这么久了牧辰逸就再没回去过了,也没去过牧氏了。

但尽管这样, 他跟牧家也并没有再多起争执,真要说的话,也只能算是冷战。

宋知杰最近狐假虎威嚣张得很,但牧辰逸素来不爱搭理他,之前也没起过什么冲突。

她思索间,前面开车的陈叔就问了她一句:“二小姐,牧医生的事情,您最近似乎上心了些。”

这句话说的有些委婉,说白了,也就是猜测她跟牧辰逸旧情复燃了。

薄倩倩素来对陈叔还算敬重,出声解释了一句:“不管怎样,他落到今天这一步,也是因为我跟我哥。

当日他如果不拿出那份视频,牧家也不至于跟他闹翻。”

陈叔应着:“牧医生确实是个重情义的人,这个朋友,还是值得先生交的。”

身居高位的人自然不会缺表面上的朋友,但有一个能不顾前程来帮助自己的,可不容易。

牧辰逸会拿出那视频来,有薄倩倩的原因在,但也有跟薄斯年的交情。

隔了半晌,陈叔又斟酌着开口:“我跟了先生这么多年,也是看着二小姐长大的。有句多嘴的话,不知道该说不该说。”

薄倩倩抬眸从后视镜里看过去:“陈叔不用多虑,您直说吧。”

陈叔继续道:“牧医生确实人很不错,我个人认为,他也是很适合二小姐的。

但我偶尔也听过董事长和太太的几句话,他们似乎还是有些介意,牧医生现在的情况。

失去了牧氏的股份和管理权,牧医生虽说自己手里也小有产业,但可能还是会让二小姐受点委屈。”

薄倩倩蹙眉下意识想反驳一句,他牧辰逸到今天这一步,也是因为帮了薄家。

怎么到现在,她爸妈倒还嫌弃起他来了?

而且当初她爸爸还算是允诺了,说牧家愿意放过薄斯年的话,就让薄倩倩嫁过去。

虽说当时情况下,多半也是太心急了,但现在事情刚过,就因为牧辰逸暂时无权无势,而不待见他,实在有些没道理。

想反驳的话到了嘴边,她又觉得这样似乎是自己承认了什么。

她还是改口淡应了一句:“我没想那么多,仅仅是觉得他帮了我哥,所以有些事情也帮他一点,这些事情,没牵扯到什么男女私情。”

陈叔看破不说破:“是我多嘴了,牧氏现在将利益都往那位宋医生手里送了。

二小姐真想帮牧医生,倒也可以劝劝他,跟自己家人多沟通一下,早些回牧家去。”

毕竟牧氏资产庞大,牧辰逸多少分到一些,以后真要娶薄倩倩也能有点底气。

而不至于像先生跟陆小姐一样,落到两相仇恨的境地,留下一辈子的遗憾。

薄倩倩没再多回,沉默着一直到车在朝歌外面停下。

她下车时,宋知舟的车也正停到了她后面。

因为宋知舟之前嘱咐过这边,宋知杰如果再过来就联系他,所以服务生也将电话打到了宋知舟那里去。

宋知舟跟陆宁推门下车,因为有她在身边,他言行都克制了些,心里着急,却并没有立刻急着往里面走。

他绕到她身边,过来牵着她才进去。

陆宁看向前面的薄倩倩,无声笑了笑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
不难猜测,薄倩倩过来多半是为了牧辰逸。

薄倩倩同样是回以笑意,随即几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。

以前的时候,她们俩相处还行,偶偶还能开开玩笑聊聊八卦。

但最近因为薄斯年的事情,她们关系也生疏微妙了起来。

夜色已经很深了,一进去就是五颜六色的灯光,和喧嚣嘈杂的气氛。

陆宁有些不大适应,被宋知舟牵着,靠着边上往里走。

宋知舟垂眸看她:“你要不到车里等我吧,他闹出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我去把他带走就行了。”

“来都来了,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陆宁缓了缓面色,不愿意先出去。

因为宋知杰又来了这里,宋知舟心里藏着些不踏实,却也并没表现出来,只应了声“好”,再将她牵紧了些。

争执是在包厢里,他们过去的时候,包厢门关着,外面的人并不大能听到里面的动静。

有服务生守在门外面,大概担心影响不大好,阻拦着偶尔过来想看热闹的人。

等宋知舟跟薄倩倩几个人走过去,守在外面的服务生立即将门打开来,再暗暗松了口气。

这里面打起来的两个人,随便谁伤着了,那都不会是小事。

门一开,他们几个走进去,里面的声音陡然清晰了起来。

宋知杰恼怒至极的声音:“喝就喝,两杯酒的事情,特么谁怂了?你如今不就是我爸赶出来的一条狗,还端着架子呢?”

他抓起茶几上的酒杯,就要跟牧辰逸拼酒。

宋知舟面色陡然一沉,急步就靠近了过去,抬手一扫,宋知杰手里的酒杯就碎在了地上。

他刚刚太着急,甚至都忘记了还牵着陆宁,走了两步才松开手。

陆宁身体猝不及防被他往前带了几步,再被突然松开了手。

她身体一下失了平衡,就要往前摔下去时,勉强撑住了沙发边角,没能摔到地上。

酒杯碎地,清脆而突兀的一道声响,在包厢里蔓延开来。

薄倩倩红了眼,冲过去抖着手甩了宋知杰一耳光:“你凭什么这样骂人,狗骂谁?”最新网址:37shuwu